美国科技股“爆雷” FAANG时代结束了吗?

Malek Ali
美国科技股“爆雷” FAANG时代结束了吗?

美国科技股巨头FAANG(脸书、亚马逊、苹果、网飞、谷歌)的表现令人又爱又恨。若你在2012年1月共计向这些公司投资了1,000美元,至2021年底的时候,他们的价值将超过14,000美元,回酬是你在最初投资时的14倍。但这段科技股上涨的光辉岁月已经结束了。截至今天为止,这些公司的平均股价,已从2021年的峰值下跌了59%。刚刚转型成为Meta的脸书,公司股价更是从峰值下滑了75%。

 

在市场乌云密布之际,FAANG的未来前景到底在哪里?(注:微软在加入云端和SaaS 业务后,近期也成为美国科技股巨头之一)

我认为,在谈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们需要区分一个股项所面临的周期性经济压力和结构性的问题。虽然一门生意的周期性压力是暂时的,但结构性的问题则更为持久。举例而言,经济衰退、消费者支出减少或广告市场低迷等等,这些都是周期性压力的问题。至于新的消费者行为,或是出现强大的竞品、新技术等则是结构性的问题。因此,当我们在评估科技公司的前景时,我们需要观察这些公司面临的压力是暂时的周期性压力,或是更持久的结构性问题。

 

若我们将FAANG集团作出归纳,可能会得到以下的结果:

1.面临周期性压力问题的公司:

广告业务放缓—这是一种短暂的现象,主要影响Meta和谷歌,因为他们的核心商业模式是广告。

消费者需求放缓—主要影响苹果和亚马逊的消费需求,或是网飞昂贵的订阅服务。

 

2.面临结构性压力问题的公司:

若是在一个新的平台或业务上做赌注,很容易面临结构性的问题。这便是Meta对投资元宇宙业务所面临的困境。在花费了10亿美元之后,祖克柏的月活跃用户只有20万人。(这还不到我所投资的新闻聚合平台马来西亚Newswav每月活跃用户的五分之一)。

 

此外,若是强大的竞争对手出现,冲击核心业务模式,这也会导致一家公司面临结构性的问题。这便是网飞所面临的问题,由于迪士尼、HBO、苹果和亚马逊纷纷进军串流媒体业务,导致前者的订阅用户增长放缓。因此,它才开发一种额外的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。但这和Meta最不同的地方在于,其押注的广告业务并非是太大的赌注,而是出于一种成本效应的考量。

 

问题来了,若要从投资的价值做排行,哪一家公司更值得我们投资呢?美国一家大型券商Wedbush分析师丹尼尔(Daniel Ives)在接受大马商业电台BFM89.9访问时,便依次排列这些公司的投资价值秩序,依序分别为:苹果、微软、亚马逊、谷歌、Meta,至于网飞这家公司则不在讨论范围。值得注意的是,他对于Meta这家公司的评价是说:“如果我在祖克柏所驾驶的飞机上,我会寻找降落伞从中跳下来!”

 

我完全理解为什么他会这么说。在科技行业中,有一个词为“超前沿”(Bleeding edge)。在这个行业里,你将在开发特定技术的前沿科技中烧很多钱。这就是Meta所面临的问题,它不但技术没有成熟,而且还得想方设法说服一大群消费者购买昂贵的VR设备来体验元宇宙。

 

虽然我还拥有脸书的股票,但我下一步可能会将很大一部分的资金,转向其他更受益于经济周期变化的科技公司股票。